全國服務電話: 400-888-6947
品牌欄目Insights

樂清“走失”男孩母親報假警被警方控制 全家已連夜搬走

來源: 作者:管理員 發表時間:2018-12-05 閱讀數:

 記者向樂清警方證實 男孩母親確已被控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12月5日上午9時32分,記者聯系上男孩黃政豪的姑姑黃女士,她稱自己很累:“我們一家人也是受害者,現在不想多說什么,公安會幫我們澄清的。”據黃女士透露,男孩母親已被公安部門控制。上午10時31分,記者向樂清警方求證,得知男孩母親確已被控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中介稱,黃家連夜搬走,尾款尚未結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12月5日上午10時10分,記者從振興小區附近的一家中介處了解到,黃良義的出租房是和其妹妹一家合租的,他們從今年二月開始租住在這里,租期一年1.7萬元。“但是他們說手頭緊,才付給我1萬元,現在連夜搬走,尾款都還沒結清。”

 

男孩全家連夜搬家

 

12月5日上午9點50分,記者趕到黃良義位于樂清市虹橋鎮振興小區的出租房,據鄰居趙女士透露,凌晨兩點多,黃良義一家人連夜搬家,現在屋子里只剩下洗衣機和冰箱,是原房東的。“他們租住在這里,還只有兩個月。”

[s]02a4d7f4fe10dc7e422b63f24057ec9d.gif

黃政豪所居住的出租房,目前大門緊閉。蔣超 攝

[s]07cba3cbb2770559f4094da7c280ce2c.gif

黃政豪所居住的出租房。蔣超 攝

12月5日上午9時32分,記者聯系上男孩黃政豪的姑姑黃女士,她稱自己很累:“我們一家人也是受害者,現在不想多說什么,公安會幫我們澄清的。”

【此前消息】

記者梳理采訪疑點

隨著黃政豪安全回到家中,樂清男孩走失事件終于有了結果。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接連多日跟蹤報道,記者梳理了12月4日采訪過程中碰到的幾個疑點。

疑點一

媽媽一天接受兩次筆錄

12月4日中午11時許,記者趕往樂清市公安局虹橋派出所時,只見到黃政豪的父親黃良義,當時,他已經四天沒合眼。目光搜尋了一番,沒見到孩子母親。黃良義解釋道,妻子在派出所里面做筆錄。雖然心有疑惑,但為了盡快尋找孩子走失線索,記者沒有太多顧慮。

12月4日下午3時許,記者來到黃良義位于樂清市虹橋鎮振興小區的出租房,只見樓下停了一輛警車。走進黃良義家里,他的妹妹示意記者安靜,并悄悄說:“警察在給孩子媽媽做筆錄。”

“又做筆錄?”記者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。但是一想起黃良義在派出所說的一句“自從孩子走失后,老婆已經暈厥多次”,便沒有繼續深想了。

疑點二

孩子為什么要在虹橋中學下三輪車

在12月4日的采訪中,黃政豪的姑姑一直重復一個問題:“我們家住振興小區,為什么孩子坐三輪車的時候要從虹橋中學下車?”

黃政豪姑姑說,雖然虹橋中學和振興小區的距離不遠,但路線完全不同。

12月5日上午,一名參與救援的志愿者說:“如果有人‘教唆’,那就可以理解了。”

[s]11ee0026bf890d25d025b64f632eef79.jpg

今日凌晨傳來消息:溫州全市接力尋找的樂清男孩找到了

懸了5天的心,終于放下

12月5日凌晨,樂清公安機關向記者證實,失聯5天的溫州樂清11歲男孩黃政豪已經找到,平安無事。經初步查明,此“失聯”事件是該男孩的某家屬故意制造的虛假警情。事件原因、具體情況正在進一步調查中,公安機關將根據查明的事實依法作出處理,并及時公布進展情況。

[s]ae68c6e3e011a181c0932d9fa0605e22.jpg

連日來,溫州全市愛心接力,搜尋隊伍不斷擴大,所有的一切,只為找到黃政豪。

12月4日中午,記者在樂清市公安局虹橋派出所見到了黃政豪的父親黃良義。黃良義頭發凌亂、面容憔悴,已經4天沒合過眼。

黃良義是樂清市城東街道云嶺村人,近幾年為了經商方便,一家人租住在樂清市虹橋鎮,兒子黃政豪就讀于虹橋鎮城東一小五年級。

11月30日17時20分放學后,黃政豪沒有像往常一樣回家。“從學校到家有八九公里路程,小時候他每天上學都是家人開車接送,現在孩子大了,我們忙的時候他就乘坐公交車到虹橋車站,然后再坐三輪車或者走路回家。”黃良義說。

當天晚上,黃良義的妻子發現孩子一直沒回家,便去公交車站等,可等了一個小時也沒見孩子的蹤影。

11月30日19時13分,黃良義夫婦商量之后,向樂清警方報警求助,警方連夜開始尋找。警方發現,11月30日17時28分,背著書包的黃政豪從城東街道坐公交車到虹橋,17時49分在虹橋客運西站公交站臺下車,隨后步行至西站邊逗留了5分鐘左右。17時55分,黃政豪在西站乘坐載客三輪車,17時58分,在虹橋鎮沙河路下車,之后獨自一人步行時失聯。黃政豪下車的地方,離家只隔著一條街。

黃政豪失聯的這些天,溫州全市都在接力找人,志愿者、救援隊一同出動,越來越多的市民加入尋人行列。

樂清公益尋人的負責人鄭佰洪介紹,他們在11月30日21時左右接到黃政豪家人的求助電話,隨后一邊通過微信平臺轉發尋人消息,一邊集結志愿者在村里、公園甚至河邊進行搜尋。

[s]c50371f84d68831fca0c6692b60351bb.jpg

樂清龍之野救援隊也早早介入,“孩子家附近所有的出租房我們都走了一遍,所有空著的房子都找遍了。”救援隊隊長劉曉光告訴記者。

12月2日22時,在黃政豪最后出現地點附近的沙河邊,多支救援隊輪番尋找。“這幾天,蛙人、網、排鉤、汽船都用上了,進行地毯式搜尋,但是都沒有找到人。”樂清藍天救援隊隊長陳慶偉說。

12月4日,浙報集團“浙里”系列微信公眾號同步刊發黃政豪走失消息后,受到廣大網友關注,愛心網友紛紛將尋人的微信內容轉發至朋友圈。如今人已找到,大家懸了5天的心,終于放下了。

北京赛车pk10开奖押注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三百期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查 如何做网红赚钱 东方娱乐棋牌网址 大发快三平台注册 海南4+1彩票开奖结果 网球比分直播 云智在线配资 江苏快三遗漏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15选5 复式投注查对表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